鹤酒

请赐我无法碾压的鲜活。

心碎柠檬猫咖日报 0529刊

因为是群像所以每个人的戏份都不会多。


悠闲的一天,柠檬大院里游手好闲的猫猫们。



视角先投向最热闹的柠檬厨房。


热是高天赐,因为他正在和妮可研究新的菜式。


闹是妮可和法拉利,准确来说是某只肥猫偷渡进来骗吃骗喝的计谋失败了,被谢大厨拎着锅铲丢出去。


扑通落地的法拉利:我认为加点姜更好吃,嗝~



视角跟着法拉利来到院子里。


几只猫猫分散在角落里晾肚皮睡觉,太子、石头、赵嘉俊三只猫围着一只球你追我赶。


法拉利喵了一声,窝到阿四旁边睡觉。


还没找好姿势,暖洋洋的阳光突然被挡住,地上投下一片阴影,抬头一看是曹蛮穿着衬衫和短裤,把熟睡的阿四猫猫抱在怀里。


法拉利:这恋爱的酸臭味,好像我昨天偷吃的沙丁鱼番茄罐头。



玩累了的小猫们变回人形去吧台喝气泡水。


阿政在烟仔的指导下调酒技术日益进步。烟仔白衬衫的领子大敞,在走廊的灯光下一边喝气泡水一边看阿政熟练地摆弄高脚杯。


显然刚刚考进警校的小柠檬们还没有学到专业的侦查学知识,否则他们就会发现烟仔身上的白衬衫虽然款式普通但并不是他自己的……


阿政一边倒鸡尾酒一边散漫地想。


(烟仔:你把辣椒汁倒给赵嘉俊喝是咩意思?)


(阿政:赵嘉俊对不起,我这就买五斤菠萝包!)


赵嘉俊猛灌水,打算回房间缓一缓,差点和同样没看路还急匆匆跑掉的郑小峰撞了个满怀。


及时把他们拉开的杨凡深藏功与名。


梁壁:想学轻功的第529天。


”郑小峰做咩啊,从敖哥房间跑出来。“


唐飞咬着吸管说道。


院子里抱猫的曹蛮和刚睡醒的毛杰、陈晋一起发出怪声,哇哦。


唐飞:?


陈晋拍拍他的肩膀,情趣,懂么?



高风和小冷拎着塑料袋路过。


小冷灵活的一个转身,意欲夺食的法拉利猫猫脚底打滑,没有命中。


法拉利:猫猫脏话


高风解释说这些是要送到厨房的食材。


厨房传来高天赐的呼唤,高风拎着两个人的袋子迅速跑过去帮忙顺便学习。


师从两位米其林星厨什么的,我法拉利一点都不羡慕。



住在厨房也行。



院子里吵闹的声音吸引了吧台上柠檬们的注意力。


小柠檬们看热闹不怕事大:“打起来打起来!”


曹蛮和小冷各自活动筋骨·,没什么事干的一天,打一架练练手。


烟仔:我喊三二一就开始哦!


“三——”


森和阿四甩甩尾巴离开即将发生的柠檬对对碰现场。


“二——"


毛杰架好了摄像头。


卖给小冷的迷妹,能挣这个数。


曹蛮?他太凶了,没有迷妹。或许吧。


“一……”的话音还未响起,就被一句更响亮的召唤取代。



"开——饭——了!"



“好诶!”



高天赐的声音总是在黄昏时分带给我们感动。


法拉利:我将率先冲锋!


刚刚还在忙着其他的人群瞬间换了目标,把折叠桌摆到院子里,一群柠檬纷纷换成人形,快乐猫猫,露天干饭!




视角最后给到天空,夕阳下的云优哉游哉,一切都美好得像是在画里。


这是他们的人间。





心碎柠檬猫咖日报 0412刊 小周搬家特别篇

0412刊  小周搬家特别篇

小周警官喜迁居,搬进柠檬大院。

万阳拍拍门牌,家具都是全的,屋子我们也给你打扫好了,还有大家的礼物也会陆陆续续送到你手上的。

小周警官感动得点点头。

然后一转身差点撞到灭火器。

森sir:这个消防栓送你的,总有一天用得到。

小周:呃,谢谢?

 

无欢猫猫叼着一卷卷轴过来。“喵,赐给你的字画。”

小周双手接过,这个领域我也不太懂,能不能问问是出自哪位名家之手?

无欢:“出自我之手,喵。”

 

郑小峰,陈浩南,石头,关志航还有赵嘉俊集资给小周警官搬来一台最新款的游戏机。

小周:你们怎么知道我喜欢这个?!

小柠檬们:不知道哦,我们打算买来送给你在你房间里玩哒!

小周:啊好吧。

 

蒋浩风送了两对红白骰子,喵喵,我只有这个。

(蒋浩风目前因为还不起欠绝心的债在猫咖打工。)

小周警官:我前几天还听说你在酒吧……

法拉利抱着罐头:喵喵,我还听说绝心大少爷的副卡现在……

蒋浩风变回猫猫抱头鼠窜,我不是我没有!我前天没有喝醉了陪绝心睡觉!我们睡觉的时候才没有缠在一起!喵喵喵!

 

小周:……

法拉利:……

 

小周:所以你怀里的罐头是送给我的吗?

法拉利:喵喵,本来是的,但是现在我有点舍不得了。

法拉利:不如你买下这个罐头,我额外送你一件白白嫩嫩纯欲风睡袍?

小周:……行。

 

阿四请小周吃了臭豆腐。

小周:为猫咖里为数不多的正常柠檬感动。

曹蛮猫猫全程窝在阿四怀里冲着小周龇牙。

小周:……

 

小周警官抱着一堆东西回房间的途中遇见了练剑的杨凡和打拳的梁壁。

深色猫猫壁少爷热情挥挥手,有空带你打咏春!

杨凡在他旁边抱着剑温柔地笑。

 

小周警官路过廊下,发现一只睡觉的黑猫。

黑猫眼睛睁开,琥珀色的极其好看,是游邦潮。

游猫猫抬起头,嘴里叼着一只护身符。

“喵敖~”给你的。

小周警官把游猫猫抱进怀里抚摸他的后背。

游猫猫很满意,于是故意吓唬小周警官说海关肯定有很多淹死的鬼。

“水鬼哦,你看你身后还挂着一只。”

“湿淋淋的。”

小周:有被吓到!

游猫猫不知道从哪里掏出小打火机,给小周烧小卡片。

 

接着第二天就被小周绑架到了海关办公室一起值班。

小周:真的有鬼嘛?

游sir:有啊,你看门口是不是灯在闪?放心吧,有我在他们不敢进来的喵喵。

小周:哦哦

第二天小周上班的时候就看见有修理师傅在门口站着,那个时候小周才知道,昨晚的灯早就坏了。

不愿再爱。

 

陈晋:所以快换衣服,变猫和我们一起翻墙出去喝酒,敖哥,细鬼,阿威,烟仔和阿政都在。我们去高天赐的店里。

小周:搬家万岁。

 

(最后柠檬们还是给周正礼开了个party,小礼花喷出的时候正赶上“欢迎新成员”的条幅缓缓拉出。)

(欢迎新成员!海关战线祝顺利!)


心碎柠檬猫咖日报 0401、0404


0401刊

到了某些柠檬喜闻乐见的愚人节!

敖哥来到小冷复印社,要求合成邦主的果照。

“对,就这种,限制级的,都给我换头成张崇邦,越多越好。”

小冷推眼镜,这种要加钱,活动期间可扫到店支付宝红包,官方承诺最大金额20元,顺便说一下我的黑客技术保证你们不会扫到3毛以上。

上午十点,邦主和小皮鞭小蜡烛的合照被两个神秘人士洒满了东九龙警局,还顺便关照了隔壁西九龙几张。

阿sir们都表示了十分的愤慨,邦主你尽管去抓人,我们一定好好珍藏!

啊不是,好好协助。

而狡猾的犯罪分子邱刚敖和从犯郑小峰早已变成猫从后街飞檐走壁偷偷离开。

上午十一点。

念及邱刚敖曾有前科,没有截住人的邦主来到猫咖,见到店长万阳当场幻视阿敖。痛心道你居然和那些混混学给自己搞了纹身!那么不伦不类!

万阳:不愿讲话。

故事的结尾以陪着森sir回来的同事把邦主请到其他辖区协同查案结束。

报假警的敖哥放下电话带着郑小峰去往游乐园约会,度过了美好而又充实的一天。

(和他们偶遇的单身狗张伟杰表达了不满。)



0404刊


关于游邦潮凌晨回家,钻到厨房找东西吃打开冰箱门的时候和法拉利对视这件事。

法拉利:喵喵,今天没有金枪鱼罐头哦,给高天赐差评。

“高天赐今天晚上没做饭?”

“做了!森sir没回家,我把森sir那份也吃啦!”特骄傲。

游sir沉默地看着法拉利,那你和我争这一个面包干什么,快松手。

哦,松口,别以为是猫猫形态我就会放过你。

法拉利:谁先咬到就是谁的,喵。

人猫大战一触即发。

“法拉利,说了多少次不准变猫进厨房!”

一场纠纷以半夜心血来潮下楼研究新菜式的高天赐发现法拉利变成猫窝在放食材的冰箱格子里当场将其拎着尾巴丢出去结束。

当事猫:现在就是非常后悔,嗝~


(第二天早晨全体柠檬吃化毛膏)

陈晋:呸呸呸,法拉利在哪,我去把他揍一顿。



关于金鸡颁奖晚上的小谢(柠檬群像)

群像  cp偏敖谢

合理怀疑


一直呆在滑雪场的某人并没有合适的衣服穿去颁奖礼。

(“我穿背心和拖鞋不可以咩……喂无欢你用那种眼神看我做咩啊!”)

(“其实我还有一套毛绒睡衣的……厦门应该也不是很冷吧”)


最终还是在敖哥压迫性的眼神下乖乖脱下了连体恐龙睡衣。

(“我才不是怕他…”)

(“好不容易让万阳妈咪找出来的”)


此时刚刚结束商务会议的赵永远路过。

(就决定是你了!)

(“赵永远,站住!”)


除了被突然旋风式袭击扒衣服的赵总还有点缓不过神来,其他柠檬纷纷对这一身表示了认可。

年底疯狂加班的张伟杰也表示了赞叹,表示再有晚会可以借鉴。

敖哥:那你要先升职吧。

张伟杰:……


临出门前被万阳妈咪拦住。

(梁壁:哇哦~花臂诶! )

“查了厦门的温度,霆锋把这个穿上吧。”

红色的秋衣冲击着大明星的视觉。他抬起头,想起了之前去吉林拍百味,被他万阳哥递来的黑色秋裤支配的恐惧。

万阳妈咪,谢霆锋冷天露肉的终结者。

(“那条露屁股的牛仔裤一定要藏好别给他看见……”)



走红毯之前后台的等候席,某人笑得很开心。

自知获得奖项的希望不大,先跟阿敖发wechat撒娇。

“那没拿奖怎么办?”

“几岁了大明星?”

“两岁啊,我做过心理测试哒。”

几乎能想象到屏幕对面的人露出无奈的笑容,眼里溢满了宠溺。

“说啊,拿不到奖我会好伤心哦,怎么办好?”

“你想怎么办?”

脑子里赵嘉俊的光辉事迹一闪而过。“那你扮猫哄我啊!”

某悍匪答应得很干脆,就像是当初愿意舍弃杀邦主的机会救下他一样,坚定又利落。

好。

心满意足地锁上屏幕,笑得一脸满足。被工作人员叫走的时候还收敛了一点,没有被脚下的步伐出卖自己的欢脱,不过倘若身后有猫尾巴的话早就晃悠出残影了。

就是说还能不能更幼稚一点啊,锋味老师。



风口太冷,签名之前干脆躲到板子后面。心情超好的锋味老师,和记者说话的时候还捂着嘴笑了。高贵优雅地走完红毯,接着全体观看直播的柠檬都看到他走到出口的时候瑟缩了一下。

没办法,风冷嘛。

离万阳最近的关志航抬起头,看到了妈咪若有所思的表情。

锋哥,要糟哦。



手里拿着送的小红花,一本正经地听着最佳男配角的揭晓,实际上隐形的猫尾巴已经紧张得绷直。

好耶!不是我!

邱刚敖你给我做好准备!大爷今天就要糟蹋了你!


旁边帮忙拿东西的表哥:为什么没拿奖这么高兴,我不理解。


仪式结束的一路上恨不得蹦哒着回去,甚至在车上心情愉快地哼着歌。

开车的细鬼:……

好吧,毕竟是扮猫的敖哥,也可以理解。


两个人的约定是谁泄露出去的,我不说。


不远处是熟悉的灯光,氤氲在夜色里,成为冰冷的冬日里不可比拟的暖意。

到家了。







{彩蛋}

是夜,柠檬宅,一群小柠檬正扒着邱刚敖卧室的门缝窃窃私语。

“石头你踩到我了!”“踩你的是法拉利吧!”“不可能,啊,浩南你不要挤!”“你们不要吵,再大声就听不到了。”“敖哥的门怎么锁得这么严实啊怎么一条缝都扒不开……”

旁边路过的阿四:他们在看什么?

搂着阿四的曹蛮:没什么好看的,回去睡觉了。

阿四:?

曹蛮:那我扮猫给你看?不然你扮猫给我看也可以……

阿四:???




又是一个美好的夜晚。



答谢是穿恐龙睡衣的nic

关于秋衣:





感谢喜欢~












弭烟 1 (原创角色&何永森)

避雷:叶粉勿进,对叶不友好,非all向,唯一cp:祁宴&何永森


0.

“他是我这辈子最好的奇遇。”

 

1.

何永森刚签完一份调令,抬头看见了正在给窗边的郁金香浇水的祁宴。阳光洒下来,给粉红的花瓣和他的侧脸都蒙上一层温润的薄纱。

他回头说,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那天吗?

何永森想了想,好像有点印象。“party吗?好大一个。”

“对啊,你还迟到。”

 

“森,明天的party,不要迟到。”

叶志辉的背影很快消失在视线里,取而代之的是刚从儿子学校回来的游邦潮带上了敞开的玻璃门。

“什么聚会啊?”

“欢迎party喽,给新上司准备的,你开会又偷跑,叶志辉叫我给你带话啊。”何永森一边说一边停下手里的笔,递给游邦潮一只一次性纸杯。

“明明是那家伙趁着我不在开会,”游邦潮脱下外套接过纸杯,“新来的上司,以前怎么没听过啊,管什么的?”管叶志辉的就最好。

“负责监察啦,总局直接派下来的。”

“还真是管叶志辉的啊。”游邦潮蹲下接满水,“空降,好大的排场。”

何永森微微抿嘴,视线转向别处,“你崽怎么样,今天活动玩得开心吗?”

“开心喽,”提起这件事游邦潮开心地笑,“还说唯一的遗憾是想我开消防车来接他放学。”

“违规的。”何永森的嘴角也跟着小小扬起,于是面前的水杯里就倒映出一张完美的侧脸。

两个人喝着水对了个眼神,意思就是下次再说,别告诉别人。

“还有那个新来的叫什么啊?”

“祁宴。”

 

“祁sir,你说上面为什么叫你去龙鼓滩消防局啊?”阿芝一边开车一边问。

“因为你阿sir会降雨的,挥一挥手立马晴天下雷雨。”车后座的青年闷闷道。

阿芝趁着红灯抬起头,对上后视镜里老大目光毫无焦距的俊脸。

“领带歪了。”

“唔。”

骚包的红色法拉利顺着车流缓缓行驶起来,阿芝在脑海里回忆起后座那位杰出青年的官场生平,步步高升和青云直上,类似的形容都可以放在他身上,这位没到30岁就在总部混得八面玲珑如鱼得水的上司之所以调来龙鼓滩,估计也就是镀层金。

至于为什么看起来心情不太好......

一股冷风吹进来,祁宴冷漠地看着街上到处拉人拍照的圣诞老人,明明离圣诞节还有一周,街上的情侣已经明显多了起来,可怜他因为取向的关系至今还是单身,调任之后对象能不能找到不知道,倒是听可靠消息说,和他共事的叶sir显然不是什么叫人省心的角色,对家又多了一个。

眼看着陌生的建筑物越来越近,他整了整领带,关上车窗,调整出游刃有余的微笑,下了车。

 

何永森从机场赶回来的时候party已经快到尾声,游邦潮的及时报信让他一路上紧绷的神经稍微放松了一些。想来和新的上司打个招呼就能脱身,只是没想到开门一抬头正巧对上祁宴的眼睛。

一双盛满笑意的眼睛。

接着他被叶志辉从背后搂住,周围是嘈杂的话语声和笑声,何永森的思绪游离了一瞬,有一个声音在脑海里说,叶志辉就是擅长这样的,从背后搂人,和从背后捅刀子。

“森?森?”

回神之际是叶志辉关切的表情,他推开叶志辉,话上不失笑意地应酬着,手上却带着强硬。

风度翩翩的青年走到他面前伸出手,何永森也笑着伸手回握。

叶志辉暗含着捧杀的英语与粤语混杂的介绍声仍在耳边喋喋不休,此时此刻却只有另一个人的一句话砸进青年心底。

“何永森。”

于是青年的眼里漾出几分真实的笑意,说,“森sir你好,我叫祁宴。”

 

——“森啊,你信不信一见钟情?”

——“反正我信。”

【竹闲only】五竹他无处不在

如题,作为范闲的贴身♂保镖,护崽子的五竹叔叔不会在任何时候让范闲偏离在自己的视线之外。

也就是说,他能“看”到很多闲鹅美妙♂的事情。

比如洗澡澡,又比如我绝对不会ghs

Σ(|||▽||| )

而闲鹅因为从小就习惯了五竹叔的陪伴,再加上他五竹叔擅长隐蔽,所以很多都会忘记五竹的存在。

有点刺激。

试想夜深人静,我们的闲鹅偷偷摸摸在被窝里,一边想着他五竹叔一边你哪只眼睛看到我ghs了,即将处的大海涨了潮的时候,情不自禁地喊道“五竹叔~~~”


——黑暗中突然传来禁欲的男人声音:“我在,什么事。”


哈哈哈哈哈哈闲鹅会被吓萎吗

还是直接按在床上艹(*≧m≦*)


亿点刺,刺激Σ(|||▽||| )

【竹闲ony】五竹的日常运行

XX年X月X日


08:12

——范闲赖床不起

【解决方案:按在床上艹一顿】


10:47

——范闲企图上树掏鸟蛋,因为恐高不敢下来

【解决方案:按在树上艹一顿】


13:29

——范闲读书不专,三分钟内视线游移次数超过100次

【解决方案:按在桌子上艹一顿】


17:15

——范闲要出门见红颜知己

【解决方案:按在门上艹一顿】


22:23

——范闲不肯睡觉

【解决方案:按在床上艹一顿】


范闲:⊙ω⊙


持续诈尸……

嗷嗷嗷阁主满花打卡


我太喜欢他了这个男人


又魅惑又神秘又意外地深情且可靠


不愧是我的看板菜男人!

【竹闲】你真的不想看一看我的尾巴吗②

狐狸村今日快讯:疑似某只狐狸崽下山后被陌生男子拐走,至今下落不明,其母叶某在隔壁老虎村发来贺电——太好了,告诉我儿继续保持。

本报将对这一事件持续跟进。




山上的夜空很美,数不清的星星在漆黑的天幕上熠熠生辉,就像是撒在包袱皮上的小米。

范闲觉得自己大概是真饿了。可怜的小肚子发出不满的抗议声,但范闲一动没动。

不是他不想动,奈何数十把闪着寒光的尖刀就插在他的身边。

刚走出村子约有两个时辰,他就掉进了这个陷阱里。


范闲以一个高难度的姿势仰望星空,不由想起了当年和他娘坐在田埂边,娘说我们狐狸精,必须吃肉,哪怕是饿死,也不能吃什么面做的烧饼馒头。接着娘递给他一个馍馍,问香吗,范闲叼着馍馍抽了抽鼻子,说真香。

想到这里范闲又使劲抽了抽鼻子,真的香啊,可惜掉进陷阱前把包袱掉在了外面,早知道之前先吃一个了。

现在都快凉了叭。


夜深了,寒风不友好地吹过他的皮毛——对,当时他骤然踩空前下意识地变回了兽形。小心地抖了抖耳朵,令他惊讶的是居然听到了脚步声。

终究是要想办法出去的,范闲在心中筹划,如果来人准备对自己不利的话,那就拼尽全力与他同归于尽——然后趁着那人不注意抓紧跑掉。如果是来救自己的,身为一只情操高尚的狐狸当然是要报恩,具体怎么报,首先是要看长相,如果长得好看的话……咳咳。

小范机智√


那阵脚步声越来越近,终于——

一张男人的脸出现在洞口,哪怕以范闲作为一只狐狸精挑剔的审美也挑不出一点毛病,那张脸在月光下带着一种锋利的英俊,两条剑眉更是潇洒,而最令狐注目的是,男人的眼部居然缠着一圈黑色的带子。


男人朝洞口看了一眼,范闲立刻摆出楚楚可怜的泪眼朦胧模样。这招可好使,当初黑熊村的大壮就是这样把野鸡让给他的。

不管是敌是友,先来一发wink(。・ω・。)ノ♡


——接着男人走了。

男人,走了。

走了。


枉他范闲一直被誉为村里最聪明的小狐狸,居然没想到这种可能,本来以为男人对他或害或救,没想到人家只是看了一眼就走了。

范闲:(●—●)生活不易,狐狸叹气。


小狐狸轻轻叹了口气,其实长这么大第一次一个人出门,还没怎么玩乐就掉到了这个可怕的陷阱里,哪怕他是一只勇敢的狐狸,到底还是有些害怕。一直压抑的惊恐、委屈、慌张、失望此刻终于化作豆大的泪珠决堤而出。

这样看起来有点没用,范闲一边哭一边想,但毕竟我也是一只还没有成年的奶狐狸。


范闲抬起头闭上眼对着月亮许愿,月亮大神啊,如果你能让这个陷阱现在就坏掉,我愿意——

还没等他愿意出什么,周围的刀壁忽然传来一声巨响,所有尖刀都缩了回去。

响声过去后,范闲立刻睁开眼睛环顾四周,这、这么有效率吗……其实我还有一点没做好准备。

紧接着一根绳子垂了下来,范闲抬起头,惊喜地看到不久前那张同样出现在这里的英俊面容。

“上来。”男人说。


【竹闲】你真的不想看一看我的尾巴吗①

——你真的不想看一看我的狐狸尾巴吗?

——特别软特别滑的那种。

——还热乎乎的呢。

——真的。

以上摘自狐狸村新秀范某狐的新书《我不管我就要啃竹子》,预售通道已经开启,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澹州山,狐狸村。

范闲从睡梦中醒来的时候已然是日上三竿。浑身清爽,想是做了个好梦,梦见的什么却是忘了,依稀记得自己拿着什么长长的东西啃。

好像有点甜。

范闲洗漱完毕后,发现家里早已没了他娘叶轻眉的踪影,不过作为一只还有不到一年就要过成为成年大狐狸的威猛幼崽,这只是区区小事。

直到他捡起枕头边的一封信。

——范·威猛·狐眼前一黑。


信是他那个天下第一不靠谱的老娘留的,概括起来就是我儿啊你已经成年了,咱们族里的规定,成年狐狸精必须下山去人间历练一番,虽然老娘我极其舍不得你,但你总要自己长大,昨天娘抱着你哭了一晚,今天你就自己走吧,娘不送了,心里难受。

范闲一脸懵逼——娘你知道我其实明年才成年吗?

还有什么叫抱着我哭了一晚,那我藏在地窖里的烧鸡怎么不见了。

另外我记得你昨天跟人约好了今天去隔壁老虎村打麻将,还说今天天亮就出发。

小问号你是否有很多狐狸?


范闲只能接受了自己早一岁就要踏上征程的悲催事实。不过幸好叶轻眉还在信里说,自己已经联系了村子里的勇士和范闲一起下山,帮助他完成历练。

于是范闲收拾好自己的小包袱,向勇士家里走去。


——“所以您?”

“咳咳,昨天半夜爬起来喝水的时候不小心磕了一跤。”按人类的标准已经年过不惑的勇士尴尬地咳咳。

那也不至于连头上都缠着绷带吧,迎上范闲狐疑的眼神,勇士只好老实交代,“从地上爬起来之后头又磕到了门上。”

还有没有救了,范闲黑线,且不论已经伤得全身缠满绷带,就你这水平和你出去我也不是很放心。

“别呀小伙子,”勇士狐见他要走赶紧拉住,“明天村子里就会来一个很厉害的人,让他陪你吧。”

“很厉害的人?”

“对,英武不凡相貌堂堂能文能武法力高强。”

那就更要不得了,上次被你这样描述的是村口的三瘸子,乱点鸳鸯谱害得人家现在还没找到老伴儿。

孤寡老狐,实惨。

勇士望着范小狐狸越来越远的背影叹了口气,这脾气,怎么和他娘当年一样一样的。

不过范闲今年就成年了吗?我怎么记得是明年呢?看来真是老了记性差了,岁月不饶狐狸精啊,啧啧。


于是范小狐狸终于一个人背着小包袱出发了。



——紧接着他表示非常后悔。